快捷搜索:  苹果车载  得失  丑事  as  输入  全方位  没有  展望

大师沈从文的人生真理

沈从文先生身后遗有32卷全集,估计少有人耐心读完,因为那是一个太过庞大的体系。让他精妙的思想就隐藏在这些厚重的纸质出版物里未免可惜,于是,沈从文痴迷者、作家刘红庆编选了一套自以为可以打开了解沈从文思想与才情的文选,共计三本,曰《中国人的病》,曰《古人的胡子》,曰《沈从文妙语录》。

“忠于你的生命,注意一下这一去不来的日子,春天时对花赞美,到了秋天再去对月光惆怅吧。一切皆不能永远固定,证明你是个活人,就是你能在这些不固定的一小点上,留下你自己的可追忆的一点生活,别的完全无用!”这是沈从文的句子,出自《沈从文妙语录》一书。编者精心挑选的八万言,从几个层面展示沈从文的思想与才情,读来既熟悉又陌生。一些句子和段落,我们见过,听说过,更多的为初次遇到。一个美文作家,在此首先还原为一个敏锐深邃的思想者,你会发现,他对国民性的条分缕析并不比鲁迅差,他一直忧虑于中国的前途,瓜子哥,真挚地呼唤一个美丽新中国的诞生。其次,他还恢复了战士的本色,一个向腐朽开炮,战斗在文化前线的勇敢士兵。湘西人的蛮力,痴憨,还有多思与机敏,浪漫而执著的精神气质,全散发出来了。

前面这段阐述生命真义的文字,在80多年后依旧引起了共鸣。“忠于你的生命”,何等好的话语。当灵魂在体内时,我们还算忠于自己,而当灵魂逸出身体之后,生命就变成了工具,为卑微的欲望而屈辱地蠕动着。好多人已经熟练地把自己变成了欲望的奴隶,欲望取代灵魂成为主宰。忠于自己的欲望,其实是很多人的做事原则。能确保忠于欲望而且能实现这种欲望的人,被人艳羡。“一去不来的日子”,点明时间的特性,我们只是逝川里的一滴水,转瞬即逝,快得连一丝痕迹也留不下。而奇怪的是,俗人总是在为同样不能抓住的未来积攒财富和权势,对未来抱有着魔似的热情,从而忽略了人生的每一个瞬间,盲目地期盼一劳永逸的未来。这样的人生,是慢性自杀型的,是以不死作为心理依据的。沈从文的话,其实也是道家所说的方生方死、流动不居,生命的本质就是如此:生死生死生死……直到再也不能完成生死的转换。所以,才要注意每一个点上的价值,你活在一个个点上,无数瞬间绽放留下的印痕,才是真生命的足迹,回首往事,那些串起来的印痕就是你生活过的一切。沈从文教人证明自己的生命的存在,在于他感知到时间的无情,生命的本质。“春天时对花赞美,到了秋天再去对月光惆怅吧。”这是真的人生态度,他不喜欢哀怨,而是以饱满热情投身人生,顺应生命的内在节律,体会,欣赏,愉悦自己,在全身心的投入中感知生命的美好。不考虑死亡的问题,因为你无从把握它。病态的人生充满了哀怨,看似珍惜时间,实则乃因为恐惧死亡。对不可避免的死亡的咀嚼,并不能带来任何有用的东西。“别的完全无用!”近似棒喝,但人们更多是在恐惧中度过人生的,对“无用” 琢磨功名利禄和生死转换 的不舍荒废了多少人的生命。“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是最能打动人的话,他在打动女主人张兆和的同时,也打动了我们每一个读者的心。“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跟前面那句“春天时对花赞美”一致,在生命的每一个阶段做最适宜的事情,不说美丽,而用最好年龄,明白如话,最好年龄即是自然之美,无与伦比的美好之态。许多人写情书表达的都是滥调,多如牛毛的歌厅“情歌”挤眉弄眼的全是无聊之情。正当的感情,便是如此简单,且不容置疑。

两性之情只有在爱世上一切美好东西的人的感情里,才令人神往。从沈从文笔端流溢出的那股天真的痴情,挣脱了时间的束缚,滋润温暖着每一个渴望真爱的读者。美好的感情才可以被人分享。在我们分享的瞬间,他复活了。“生命不过是一粒微尘,比微尘还容易被风吹落到一个陌生地方的是命运。”“我动,我存在;我思,我明白一切存在。”

(《沈从文妙语录》,刘红庆编,新星出版社出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