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苹果车载  得失  丑事  as  输入  全方位  没有  展望

商界大佬齐悼刘晓光:愿你在天堂里没有沙尘暴,只有诗(3)

  在房地产圈我是晚辈,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和几乎所有中国房地产黄金时代的“开山者”们都有着密切的联系,得到他们近距离的关心、支持和鼓励。这一批人,用勤奋和智慧托起了一个庞大的行业;更是用思想和情怀,从改革开放的创业时代一路走来,塑造起一代中国企业家治国齐家平天下的坚实群像。

  晓光可以说是我在30岁到47岁的17年里,接触最多、交流最细腻的一位前辈,太多的对话、太多的场景、太多的感慨。

  1999年,我刚从新加坡被派驻北京,成立凯德置地在中国的“控股公司”。3个月后,晓光把我请到位于北京国际会展中心西侧的首创的总部,和首创20余位高管交流分享,事后,他把我叫到办公室,详细介绍首创的产业结构以及他的构想。

  那时,两个感受深深留在我脑海里:

  1、管理着这么一大摊子的大领导,如此谦和地和一个后生交流;

  2、他是一个非常注重产品的人。从那天后,我和首创有着非常不一样的感情,也就有了一路走来,唐军、胡为民等众多首创领军者和我十几年深厚的友谊。在万科期间,好多次在项目上相遇,大家从来都是合作、协同、共赢!

晓光是个从来不端着的人。

  晓光“出来后”,我见到他一直不愿意问及这件事,怕触及不愉快的记忆。过了一年的一天下午,很轻松的环境下,我问他怎么看这个事儿,他说:大庆,人很多时候需要担当不同的角色、承担不同的责任,位置越高,越有难以推卸的责任。你可以说这是身不由己,也可以看成你这个个体的社会属性。该担的就得你担,问心无愧就好。但那之后,我确实看到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心里一直特别替他心疼。我相信,一个特别好强的“体制内”的刘晓光,默默承受了我们难以知道的巨大压力。晓光是个干净的人。

  最让我感动的,当然是在我创业后不到半年,他率一众阿拉善的企业家来到阳光100优客工场搞活动,和我交流。那是个两天的研讨会,我因为出差,只能赶上最后半天。晓光本来中午就应该离开,而且需要休息一会儿,瓜子哥,但为了等我、听完我交流、合完影,一直拖到下午才离开。

  晓光是个对哥们儿侠肝义胆的人。

  晓光住院昏迷后,我去医院看他,为了怕带病菌进入病房,思考再三,没有进去。想着过不了几天他就可以出院了。我和刘丹及大嫂聊了许久,从她们的坚强和乐观,再次映射出晓光的魅力。我们都说,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多磨难都走过来了,还有这么多朋友为他祈祷加持,他一定没有问题的…………..

  昨天晚上7点多,他走了。拒绝了我们一大堆人的挽留。

  刷爆了朋友圈的怀念,我想已经说明了所有。我想他是幸福的,我非常认同潘总所说,这只大鸟终于可以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向更高更远的地方飞去了。

  我特意选了一张直通阳光的天梯的图片来表达我昨晚的思绪。我看到晓光已经在梯子的尽端渐渐消失在明晃晃的阳光里,他在召唤我们跟随他攀登,去追随那些善良、高贵的灵魂。(毛大庆2017年1月17日文《消失在阳光里的天梯》)

  杨元庆:对于中国企业家群体,他的离去是一种痛失

  一个多月前,根据亚布力论坛不成文的约定,我作为刚刚卸任的轮值主席,邀请理事们小聚,特别欣喜晓光兄也来赴约。这两年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但仍坚持参加论坛的活动,他曾经当过兵,从过政,也曾把企业带上相当大的规模,又富有情怀,发起了阿拉善公益组织,他的丰富经历和诗人情怀赢得了企业家们的爱戴与敬重。

  当日小聚时,大家都为他看起来不错的精神而欢喜。谁曾想那日一别,竟是永诀。对于长期忍受病痛折磨的晓光兄来说,今天或许是某种解脱,而对于中国企业家群体来说,他的离去则是一种痛失。难过,惟愿晓光兄一路走好!(联想杨元庆2017年1月16日微博发文回忆刘晓光)

  成从武:他对朋友满腔热忱,有求必应,有情有义

  首创创始人原董事长刘晓光是我的师兄,走得这么早人们都着实为他惋惜,熟悉了解他的人们和他的朋友都深感悲痛并深表哀悼!

  晓光师兄也一直是我的榜样和楷模,年轻时就是胸怀理想和抱负的人,工作后很早见到他时他就给我讲他一生要做十件大事,那是首创创立后不几年的事,那时候他就经常生病,身体状况就不太好,都因身体状况我到医院和他在亚运村慧忠北里的家探视过他,最后一次见过他好象是去年北京市的两会时间在亚运村五洲皇冠大酒店,见他时人已不成样子,他还和我亲亲热热的聊到在投资新能源汽车、机器人、人工智能方面的见解,这些都仿佛就在昨天,听闻此噩耗不敢接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