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苹果车载  得失  丑事  as  输入  全方位  没有  展望

“家丑不外扬”作祟 武汉家暴救助站挂牌一月无人问津

3月底,当记者再次来到武汉市救助站时看到,反家暴庇护救助站设立在该站女性服务区内。除了通用的普通房间,救助站内还专门为家暴受害者提供了一个庇护室和一个母婴室。记者看到,为舒缓家暴受害者的情绪,房间内不仅挂着色彩清新的壁画,而且床上都摆放着各式可爱的毛绒玩具,还配备了电视机、空调等家电。

更贴心的是,考虑到个别家暴受害者可能带着孩子寻求帮助,特设的母婴室内还专门配置了一张婴儿床。“两个房间的装饰都基本按照家的环境布置,让家暴受害者除了能有个地方落脚,更能获得情绪上的疏解。”女性服务区的负责人李玲告诉记者,考虑到家暴受害者的特殊性,站内还有专业的社工和志愿者提供心理疏导、法律援助等服务。

然而,记者在回访中获悉,为家暴受害者专门准备的房间,在挂牌一个月来却一直处于空置状态。武汉市救助站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截至3月31日,暂无一名家暴受害者前来寻求救助。该负责人透露,挂牌来曾接到过五六个相关的电话咨询,但主要集中在家暴证据留存等方面,并没有人上门申请庇护。

与“零入住”数字形成反差的是,根据武汉市公安局110指挥调度中心提供的数据,2015年该市家暴接警数为7473件。同时,去年武汉市妇联接受的家暴咨询为230人次。两组数据充分说明,反家暴仍任重道远。

“家丑不外扬”作祟 武汉家暴救助站挂牌一月无人问津

图为:武汉市反家暴庇护救助站无人入住

探因

不愿袒露心声

“家丑不外扬”成拦路虎

武汉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反家暴庇护救助站挂牌以来,每次接到相关咨询电话,都会告知咨询者可到救助站临时过渡,然而对方多表示暂不需要。记者回访发现,“家丑不可外扬”这一传统观念,仍是当前家暴受害者不愿走出家门,寻求外界帮助的主要原因。

家暴受害妇女不愿意上门求助,并非是新现象。武汉市救助站社会工作科科长张珺,多年来为被救助者提供心理辅导。她告诉记者,2012年、2013年救助站还曾有过家暴受害妇女,但这两年几乎没有。在她看来,更多人顾虑“家丑”,即使来到救助站,也不会主动说起自己遭受家暴,更不肯敞开心扉寻求帮助。

张珺回忆,4年前自己曾帮助过一位家暴受害妇女。当时,因无法忍受丈夫平时酒后打骂,以及经常出轨侮辱,不到30岁的晓晓(化名)忍痛抛下年幼的儿子,万念俱灰下选择跳江轻生。幸运的是,晓晓很快被救上岸,并送到了武汉市救助站。

然而,从死神手中逃出的她却一声不吭,而且不吃不喝,让一旁的社工干着急。听到消息后张珺赶了过去,一见面就挨着她坐下,慢慢开导。“姑娘,你看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有大学学历,哪里找不到善待自己的人,何苦折磨自己?”循循善诱下,晓晓慢慢打开心结,哇地一声大哭起来。敞开心扉后,张珺找机会问到了晓晓亲人的电话,瓜子哥,将晓晓接回了家。

张珺说,对于晓晓这样的家暴受害妇女,只要愿意主动倾诉,就为心理干预打开了一扇窗。但她也坦陈,这样的案例,可谓少之又少。

破解

多部门合作清理机制枷锁

回访中记者注意到,根据武汉市反家暴庇护救助站的职责规定,主动寻求庇护救助的家暴受害者申请庇护救助的,需持本人身份证、结婚证、居住地所在的社区妇联或公安出具的相关证明。

需要齐全的证件才能上门,对于遭受家暴的受害者来说,是否难以达到“门槛”选择放弃前来寻求帮助?对于记者的这一疑问,武汉市救助站相关工作人员也表示,证件、证明等条件的设置,主要是对家暴受害者进行身份的核实,以便于对一般的救助对象进行甄别。

不过,该工作人员强调,实际操作中,对前来寻求救助的家暴受害者,会采取人性化的处理方式,尽量简化手续。“如果家暴受害者无处可归来到这里,难道因为证件问题就将她拒之门外吗?肯定不会。”工作人员表示,对来救助站寻求庇护的家暴受害者,如果证件不齐全也会先行接收,让她们有个临时过渡的场所。

记者注意到,反家暴庇护遇冷,并非只在武汉出现。此前有媒体报道,长沙家暴庇护救助中心成立一年多未有人入住。而运营较好的徐州市家暴庇护中心,平均每月只有6人入住。贵阳反家暴庇护中心成立2年多仅接收15人。

如何破解这一局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