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苹果车载  得失  丑事  as  输入  全方位  没有  展望

想学网站运营?我教你啊!(中)(2)

最近新闻机构的新一轮的动向已经表明了在这个领域有了更多的投资进场,人们越来越重视标题。在「贝索斯时代」诸多的投资当中,Washingtong Post 已经拥有了一只 16 人的小团队,专门用来改写标题来提升流量。在此处的标题改写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并不是人们理解的那种非黑即白,要么是传统报纸上那些严肃枯燥的标题,要么是具有 Upworthy 风格的「你绝对不会相信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标题的撰写可以充满更多的技巧,在保证了品牌信誉度以及重视其价值观的基础上,做到吸引人们的眼球。

内容设计第三招:内容营销靠社交

同样,在社交网站上,这些新闻机构也开始发力调整策略。很多新闻网站已经意识到了 Facebook 其实是它们流量的最主要来源。更重要的是,现在的数据还不足以彰显 Facebook 的重要程度。很多所谓的「黑色社交」流量其实说白了就是 Facebook 的移动用户。你只要从 Facebook 这个源泉中取出那么一瓢水,就足以为你创造巨大的发展空间了。

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品牌的优化,并非是简简单单在网站上添加一个「点赞」或者「转推」的按钮而已,更不可能是强制性的要求记者必须在发稿之后进行转推。如今,绝大多数大中型的新闻媒体都有专门一个人来负责社交媒体这一块,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如果真的要通过社交媒体传播来为自己引入流量,你必须从选题开始,一直到最后的发布的每一个环节都要下功夫,用心思。所以一个人完全不够。如今越来越多的数字新闻网站都专门配备一个团队专门整合这一连串环节,将有希望获得巨大传播效果的文章不断推送出去,希望它们中的哪一篇都够达到「病毒式传播效果」。

这里我们要澄清的一点是,报纸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将自己网站的发展全部都寄托在社交网络上,但同时也确实需要一只特别团队来专门为社交网络打造内容。请记得,在这上面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些改变都能够弥合本地报纸和全国性新闻机构之间固有的差距。

当然,社交网络所带来的流量也是有着局限性的。Facebook 的访客往往都是蜻蜓点水,匆匆扫一眼就离开,花的时间不到 1 分钟,这种阅读者更别说会订阅你的新闻源了。所以说,那些新闻机构将发展过度地依赖于 Facebook,其实就是将发展的控制权完全的拱手送出。

更重要的是,即便你在社交网络这里花费了巨大的投资,人力精力还有时间,但是一旦 Facebook 和 Twitter 改变了自己的某些规则,那么你前期所做的这些投入有可能瞬间就烟消云散。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例子就是 Washington Post 的这款应用 Social Reader。这款 App 的功能是用来「让你能够将你所读的立刻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并且它可以将你之前所读的文章自动的添加到你的新闻源中。为了达到这些目的,Social Reader 的程序员从 Facebook 公司的员工那里得到了大量技术上的帮助,还有精神上的鼓励。这款 App 用户达到高峰的记录是 1700 万人。但在 2012 年的春天,在没有发出任何警示或者通知的前提下,Facebook 重新设计了自己的网站,重新调整了算法,Social Reader 的流量一夜之间一落千丈。到了 2012 年的 12 月,Washington Post 就砍掉了这个 App。The Guardian 也同样开发了与之类似的 App,同样也得到了 Facebook 的支持,同样也遭遇了如 Social Reader 一样的命运。

内容设计第四招:图片视频将文雕

最后,多媒体的内容表达形式会比满篇皆是文字的文章更能带来流量。这包括了一些互动性的元素和图表,它们一直以来都带来读者的高互动性。在这其中,视频内容,或者仅仅是一些走马灯图片展示都比纯文字要强狠多。一些数字新闻网站已经非常重视这些表达形式。Huffington Post 加强了走马灯图片浏览开发,Buzzfeed 加强了可滚动的图片相册开发。这其中 Huffington Post 尤为重视这方面工作,瓜子哥,在很多文章中都穿插了走马灯图片浏览的功能。

当然了,新闻网站如果想要获得长远的发展,实现对自身的突破,对新闻内容必须做出创新和改革,而这些创新和改革也会带来巨大的成本。至于究竟采取何种的内容创新,以什么样的尺度来进行创新,能够背负多大的成本,这就具体到了每一家新闻媒体机构上面了。

就拿 New York Times 的有关华盛顿的新闻报道《》来说(强烈建议读者打开该链接,你就可以见识到一篇描述雪灾的报道出现在网页上可以做到多精美!),它几乎完美展示了数字新闻机构将以多么让人赞叹不绝的华丽方式,重新定义了给人们讲故事的方式。但是,你要知道这个举动背后埋藏了多少的付出。John Branch 花了 6 个月的时间来写这片报道,并且还有一名摄影师,一名研究人员,三名摄像人员,全程跟踪辅助,同时还有一只由 11 人组成的有关图表和设计方面的团队在后面做支撑。因为 Times 自有的内容管理系统已经完全应付不来。整个网页的格式都要从 0 开始做,还有一些功能是需要直接嵌入到这家报纸的标准数字平台的。从这个例子你就可以看出,所谓的数字内容创新是无上限的,成本可以逆天的高

那么,虽然成本投入无上限,但是我们却还是有底线的。这是我们已经形成的非常客观的共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