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国家跨越“陷阱”的成败得失
分类:网站运营 热度:

参考消息网3月30日报道 尽管亚太地区国家众多,但是正处于中高收入的或已经进入高收入的国家却不是很多。迅速完成转型的国家有日本和韩国,尚未完成转型或者仍处于爬坡阶段的国家有很多,比如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等。为什么曾经处于同一起跑线上的国家最终的结果却如此不同?为什么有的国家如日本和韩国很快从中高收入进入到高收入行列,而有的国家至今仍停留在中高收入水平上?我们可以从那些成功跨越的亚太国家汲取哪些经验和教训?我们该如何做好下一步的准备工作?

是量变,更是质变

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仅具有经济学上的意义,也具有政治学上的意义。从中等收入迈向高收入不仅表明一国创造新的经济价值的能力发生质的变化,同时也带来社会整体稳定和政治安定,因此跻身高收入国家成为当今世界普遍接受的基本理念和共同追求的目标。

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一国往往会面临不同的收入陷阱,如贫困陷阱、“中等收入陷阱”等。所谓的收入陷阱是指在某一个发展阶段,一国人均收入水平因增速不稳或放缓而长期徘徊在某一区间范围内,或者说在可预计的时间内难以跨越下一个收入水平的门槛。一国出现收入陷阱问题时,其实是经济增长出现了问题,也就是说一国用于增长的各类“经济资源”创造新价值的能力在下降,使得该国难以顺利迈向下一个发展阶段。从中等收入迈向高收入行列表面上看跨越的是一个数量指标,实质上是一个质量指标,是一国经济增长的“发动机”的全新更换,经济增长方式需要以创新为主并建立起相应的制度。

“中等收入陷阱”出现的背后是一国没有很好地完成这一发展阶段的任务,即如何从过去依靠低成本优势转向依靠创造高附加价值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由于中等收入国家处在一个“三明治”夹心层位置上,一方面失去低成本优势,难以与低收入国家进行成本较量,另一方面因技术能力储备不足而难以与高收入国家较量。通过观察世界各国人均收入水平变化可以发现,自工业化进程开启以来,多数国家经过一段时期发展之后停留在中等收入状态上,仅有少数国家有机会迈向高收入,也因此中国在2000年左右进入到中低收入阶段之后,就不断被警告要避免跌入“中等收入陷阱”中。

一些研究结果表明,从中低收入向中高收入行列迈进的时间大约为30年,而从中高收入迈向高收入行列的时间大约是15年。中国仅用17年的时间就从中低收入国家转为中高收入国家,依照目前的发展态势,中国成为高收入国家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人”是经济增长源泉

高收入国家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的是尽可能让“人”这个因素从经济增长中脱颖而出,即依靠人的创造性来实现一国经济实力的提升。在低成本阶段,一国尚可以借用优势的自然资源、大规模的资本和低素质的劳动力来实现经济增长,但是到了高收入阶段,人力资本、技术投入才是经济增长的源泉,因为唯有人才能创造新的附加价值,才能实现经济总量的增加。也因此,在成为高收入国家之前,一国需要为下一步的经济增长储备必要的人才、技术能力和有利创新的制度,这三大要素缺一不可。

日本和韩国是世界出了名的肯为教育进行大力投入的国家。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日本为增强民众素质,相继出台了多项政策和法规,并加大政府对教育的投入。韩国也是如此。韩国第一次义务教育的计划始于1954年,重点是小学教育,到了20世纪70年代,开始加强职业技术中学教育,为重工业发展服务,之后,随着高新技术的兴起,开始关注高等教育。可以说,在出现每一次大的产业结构调整时,韩国均把人的素质提升放在重要的位置上。

相反,马来西亚和泰国之所以长期停留在中等收入阶段而难以有所突破,教育储备不足是主因。就连泰国人自己也承认教育质量不高是泰国难以摆脱陷阱的主要原因。马来西亚和韩国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处于同一发展水平上,甚至到1985年之前,马来西亚的经济发展水平都高于韩国,之后两者发展轨迹出现了较大的不同,其中教育水平的差异给出了相当程度的解释。2005年马来西亚的学校教育水平仅相当于韩国1990年的情况。教育质量不高的另一个方面是高等教育与实际需要不匹配。马来西亚大学毕业生主要分布在社会科学领域,而在制造和建筑等领域的毕业生所占比例不大,泰国情况也是如此,这与韩国上个世纪90年代的情况刚好相反。

上一篇:微信公号或进入整合期:拼团队、拼原创、拼品牌运营 下一篇:关注3190颈线位得失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